http://www.annlim.com

5G起跑 "中国速度"再闯关

一 “如果5G时代不到来,我们就白干了”

甚嚣尘上的5G商用普及,落地步伐越迈越快,迄今为止一年之内,已经完成了5G牌照的发放和正式商用启动,换句话说,人人可接入的5G商用时代,理论上已经成为可能。

“最好的时代”、“5G是历史上最野心勃勃的技术革命,它是要让每块石头都上网”——业内人士不吝用这样的说法来形容5G的到来。

“5G整个拉动产业之后,这个单位是万亿元,它的间接产出会比直接产出高出很多,因为带动周边的一些产业,经济规模是很难想象的。”在网易科技于国庆前举办的一次5G主题沙龙上,紫光展锐消费电子产品规划部部长钟宝星如是说,在他看来,5G+AI的应用,将带来一系列产业(垂直行业)的智能化革命。

“中国在5G上,其实是处在一个非常有先发优势的阶段,我们认为5G是下一轮信息科技革命的制高点。在这个过程中,每个国家都会开展技术上的正面竞争,哪个国家能够胜出就可以对全球输出标准,以及引领相关行业。”九合创投高级投资经理王晓妍说,“中国在整个5G技术储备以及相关产品研发上,一直处在比较领先的优势。”

回归现实,5G时代一应美好的远景暇想,取决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进度,而这副担子,就挑在网络运营商的肩上,负载着各种期待的目光,运营商们也在冲刺。

“从去年(2018年)8月份北京第一个5G站点开始,我们就一直处于加班状态,今年年初5G建设加速,我们周六基本就没有放过假了,有时候周日也要加班加点。”负责北京5G站点勘察设计和建设的中国铁塔员工李爽(化名)告诉《后厂村7号》记者。

在李爽看来,5G基站的建设都在按照规划稳步进行,甚至有些地方实现了超额完成。

根据官方的说法,预计到今年年底,全国将开通5G基站超过13万座。业内也有人预期,在5-7年的投资周期内,中国会渐进式地投入总规模达1.4万亿左右的资金用于5G网络建设。

对于置身其中的运营商们来说,要为通信史上这样一次技术变革和引领铺路,所需要克服的压力和焦虑、疑问和矛盾,显而易见。

消费者有对网速、资费等服务内容的吐槽和质疑、设备商有对基建提速的催促、行业各主体有尽快接入的愿望,而运营商自己,在全力执行5G战略落地的同时,也有对于高成本投资和收益回报的谨慎考量 。

基于上述种种,从目前5G落地的情况来看,实际节拍还是有些跟不上想象。

“我觉得基础设施的升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我们期待着4G和5G的覆盖更加完善”,360公司安全研究院技术总监黄琳说,据她所知,就是处在最活跃的粤港澳大湾区的珠海市,有些交通便利地段也依然无法进行实时远程信号传输,工厂卖出设备,无法远程联网调试,“就在这样一个发达的地区,这个地方4G覆盖特别差,连远程桌面连接都不能支持。”

“对5G的期望别太高,它的成熟需要时间。”11月23日,在2019网易未来大会5G+分论坛上,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直言,5G可能会在短期内受到各种挑战,他预期要到两三年之后“会好很多”。

对于一些行业主体来说,想要取得发展,没有5G是不可想象的,这是他们赖以活命的根本。

“VR的元年、VR应用的元年、VR大规模爆发的元年、VR真正走进我们生活的元年。迄今为止,我们VR大概元了六、七年,一直也没有走进大家的生活。”观界科技CEO刘天成说,他对此感到“很尴尬”。 2016年,他们和CCTV合作,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节目VR化,很多人问他们是不是能力不行,为什么不能做直播?他告诉人们,并不是自己不行,而是由于带宽低、时延大,直播不同步,传不出去。

“一言而蔽之,VR可能目前比较缺的就是高带宽跟低时延的一个传输网络。”作为VR行业主体,他们对5G如盼甘霖,“我们就在赌。赌什么呢?赌5G时代能够到来。因为MESH流的数据量远比普通的视频要大得多。如果5G时代不到来,我们就白干了。”

“政府非常重视,原因就是5G是社会的5G,不是运营商的5G,投资比较大,但也比较难。”一位运营商人士对《后厂村7号》记者坦言,尽管政策有扶持,他们也都在全力以付,但推进过程中也的确遇到过一些困难。当前的5G进程,对他们既是机遇,也是挑战。

一方面,运营商的用户规模会呈指数级增长,他们可以和各行业主体合作,提供网络服务和集成商服务,收入模型会发生变化。而另一方面,网络流量越来越便宜,在降低资费的政策背景下,要投入那么多钱建设5G网络,又无法从流量上增收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